雅庫小說網 > 嬌寵令 > 第四百八十七章

第四百八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靜北侯府同樣不太平,蕭寶兒幾乎是被壓回去的!咀钚抡鹿濋喿xwww.】這次蕭越沒有把她關在閨房,而是放在侯府看守最嚴厲,絕對沒法逃出去的地牢。

        蕭寶兒自然是不樂意的,哭鬧個不停,但是蕭越很是堅決,他不會再姑息蕭寶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實在是怕蕭寶兒再闖禍,每一次蕭越都被她坑得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關進地牢之前,蕭越冷酷的處置了伺候蕭寶兒的所有奴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她的奶娘,也有一直跟著她的大丫鬟。她們幾乎是癱軟在地上的,雙腿無力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苦苦哀求蕭寶兒看在往日對她忠心耿耿的份上救她們一救。

        蕭寶兒只知道哭,叫嚷著不要去地牢,不要嫁給夏侯睿,那群奴才的死活她根本不關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這群人,她只要還是靜北侯的大小姐就不會沒人侍奉。

        換了另外一群人更能幫助她,蕭寶兒沒有為這群人說一句求情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雷厲風行處置奴才震懾住了后院所有的人,妾室們和有臉面的管事紛紛來打聽消息,蕭寶兒做出的事情根本瞞不住,蕭越也沒打算為蕭寶兒隱瞞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氏也聽說了消息,思索片刻,沒像其她人一樣鄙棄蕭寶兒,她讓人把蕭瑋叫來,低聲說了兩句,蕭瑋眼睛一亮,抱了夏氏一下,興奮的跑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嘴角翹的很高,本來她就沒打算讓蕭越殷茹好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一會功夫,蕭越便領人搜查蕭寶兒的屋子。要說蕭寶兒真是坑爹坑娘無極限啊,不知她怎么想的并沒燒掉殷茹給她的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搜檢的仆從很快發現了壓在梳妝臺抽屜里的書信,很快把書信呈送給蕭越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看了書信后,后脊背隱隱發涼,這封書信透露了很多的內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邊竟然被殷茹拉攏去不少的人,似蕭越這樣霸道強勢的人,就算對自己的妻子也不可能完全敞開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把一些實力交給殷茹,卻不希望殷茹脫離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怪我總是能聽見她的好話,總是有人似有似無的提起她!

        殷茹掌握了蕭越的行蹤,最近他很不順利,都是殷茹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牝雞司晨對男人的運勢很有影響,殷茹一旦不謹慎泄漏了他的行蹤,不是給別人下手的機會?

        蕭越身前跪了一地的護衛,奴才,管事。從今日起,他們不敢再說殷茹一句好話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敢接受殷茹任何的善意,殷夫人很精明,無奈她養了一個蠢笨如豬的女兒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切殷茹并不知道,也是趕巧,她給蕭越的驚鴻傳書在今日送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對殷茹的懷疑未去,再看殷茹在書信里的示愛,心里別提多別扭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這些書信總能讓蕭越想起那些同殷茹的美好回憶,這次他卻隱隱發覺了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殷茹的野心!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愛慕他?

        還是更喜歡靜北侯夫人的地位?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自己不歸時,毫無猶豫的嫁給顧誠,真向她所說是迫于形勢?是顧誠強娶她!

        后來他一露面,他們就滾到一起,當時她還是顧誠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蕭越喜歡殷茹的野性放浪,現在他又覺得殷茹太薄涼,沒有守貞的觀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他萬一有個山高水低,殷茹會不會拋下他,去尋找比他更有權勢的男人?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難自禁,什么生死不離,都是放屁!

        殷茹哭訴過顧家看不起她,顧誠沒用,只要一想到以后殷茹會向另外一個男人哭訴他蕭越沒用,蕭家虧待她,蕭越就感到陣陣的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是顧誠,絕對忍不下殷茹的背叛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自己沒有專一的念頭,卻希望殷茹對他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男人!

        有隨從跑進來,臉上帶出一些慌張,“侯爺!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庭訊的奴才有人透露了一個消息,說是當初商姨娘小產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蕭越冷厲的問道:“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來回事的人很聰明,直接把口供送上,因蕭寶兒沒有燒掉的書信,蕭越挖出不少暗自投靠殷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嚴加審訊,其中有不少的口供讓蕭越觸目驚心。有些人不會只幫殷茹做一件事,其中便有人讓商姨娘小產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時商姨娘小產時,蕭越對殷茹有所懷疑,隨后殷茹給蕭越送了封書信過來,言談間雖然隱隱有些許酸澀,但是殷茹很大度地表示很期望商姨娘能一舉得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說蕭越的兒子太少了,多生養幾個兒子,以后對蕭越也是助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還調皮寫上陣父子兵,自己的兒子總比外人忠心可靠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直到現在還記得接到這封書信后,自己的感動,暗暗后悔不該懷疑殷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全心全意的對他的,寧愿獨自忍受孤寂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當時立即給殷茹送了封書信過去,表現出自己的感動和對殷茹的愛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同殷茹訴說過心中的苦悶,表示一定會盡快把殷茹從金陵接回來,并表示就算商姨娘生了兒子也威脅不了殷茹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曾寫過得妻如此夫復何求!

        蕭越甚至動了以后庶子都交給殷茹撫養,他認為聰明干練的母親一定能養好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庶子從小同蕭燁親近最好,以后他們都是蕭燁的臂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蕭家兒子多是極好的,畢竟他們蕭家還是以軍功立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來殷茹得知商姨娘小產后,又來信安慰蕭越,說是失去的那個孩子只是因為老天爺太喜歡他了,先把孩子收回去,福分到了,老天爺會再次把他送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書信,蕭越都保存的很好,心情不好時時常拿出來看一看,感懷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在這份口供面前,蕭越只覺得自己是個笑話!

        被殷茹算計的沒用男人,幾乎每一步都按照殷茹的算計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蕭越被愚弄了,把害子的兇手當作賢良婦人!

        他抽出信紙想給殷茹寫一封書信,毛筆頓了頓,最終放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還在帝都,有些事還需要殷茹,等她回來再處置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顧衍醒來依然顯得很高興。順便將蕭陽叫起來,簡簡單單練了一趟拳腳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雖然一夜沒睡,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休息不好來,精神要比尋常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是小暖的及笄禮,蕭陽虛扶顧衍,同他一起接待賓客。(未完待續。)

  http://www.231864.tw/shu/13224/2791834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231864.tw。雅庫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akuw.com
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