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庫小說網 > 嬌寵令 > 第四十七章 再見蕭陽

第四十七章 再見蕭陽

        安公公本是安樂王的大太監,內廷司禮監出身,在宮內宮外頗有臉面!緹o彈窗小說網www.】

        按理顧明指使不動有品級的大太監,但是安公公心甘情愿,屁顛屁顛得為顧明暖跑前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樂王孩童性子在帝都惹得禍事不少,總為他善后的安公公對帝都的衙門門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用說他騷擾殿下?”安公公低聲對顧明暖建議,“血刺呼啦得在外一跪,嚇得殿下少吃了兩碗飯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知曉安公公好意,看了眼同顧衍一起蹴鞠的安樂王,他額前的汗水顆顆晶瑩,染墨的眸子純真清澈,時不時傳來他宛若孩童般歡快的歡呼聲,輕聲說:“殿下平常吃得太多,以后都少用兩碗飯吧!

        安樂王偏胖,再不控制飲食,一味的放縱他吃喝,指不定胖成什么樣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八歲的孩童胖墩墩,旁人會贊一聲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歲的胖子會被嘲諷為蠢笨癡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照顧安樂王并非是想借勢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公公一怔,“殿下倘若明白也會幫顧小姐的!

        討好巴結安樂王得人不少,像顧衍父女真心對殿下好得沒有一個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樂王笑聲陣陣,抱著蹴球向顧明暖招手,“妹妹,看我,看我!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表現一番,誰知沒踢好蹴鞠,摔了個跟頭,他坐在地上不見惱,顧衍拽他起身,他又笑著同顧衍玩到一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安公公怕我輸?”顧明暖同安公公說話卻向安樂王豎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是我身邊有得力的人也不會總麻煩安公公!

        能用得人還是太少了,顧明暖盼著涼州的故人早點到帝都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猜到是誰給柳家‘通風報信’,靜北侯夫人殷茹的報復心一點都沒變。

        殷茹是將來權傾朝野攝政王的王妃,攝政王蕭越如同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在南陽顧氏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沒必勝的把握,不愿讓安樂王攤上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為南陽顧氏子弟,顧明暖和顧衍享受顧氏的榮耀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,安樂王只是顧衍的朋友并非顧氏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公公默默向顧明暖躬身行禮,轉身去衙門報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揚聲道:“爹,您同殿下好好玩,我出去一會兒!

        顧衍把蹴鞠扔給安樂王。幾步走到女兒面前,“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跪在外面的雜碎不是負荊請罪嗎?既然他知道有罪,你咋不讓我打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從顧明暖細細同他說清楚妻和妾地位天差地別后,他看柳家人眼眶發青。恨不得把柳家上下打個遍給姐姐顧氏出氣。

        涼州蠻荒,戰亂極多,柳家又是將門,男人多以子嗣為重,因此妻妾的差別沒像顧明暖說得那么邪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故意說得很重就是想讓總是一根筋的父親明白。遇事需三思,別是旁人說什么就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雷當初不就是用幾句話把顧衍給忽悠了?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無奈搖頭:“不是所有事都能用拳頭解決,這事您得聽我的,要不您會逼死姑姑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從我丟官回家,哪件事我沒聽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顧衍不滿的嘟囔,他這當爹反倒被女兒照顧叮嚀,實在很沒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安撫般說道:“未必沒動拳頭的機會,到時候爹可要恨恨的揍他們!我和姑姑能不能出口氣全靠您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話說得顧衍只見牙不見眼,摩拳擦掌道:“我定要讓柳家知道痛!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上我!”顧衍肩膀上冒出安樂王的腦袋,“我也幫妹妹出氣!

        他燦爛信任的笑容比驕陽還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上輩子為李玉掏心掏肺付出一切。李玉不曾說過一句幫她出氣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玉的溫柔是性格使然,對誰都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顧衍同安樂王詫異的互看一眼,誰欺負小暖(妹妹)了?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手擋陽光,揉了揉眼睛輕聲說:“有沙子……有點刺眼!

        眼看著顧明暖走遠,顧衍問趴在自己后背上的安樂王:“小暖是瞇眼了?還是說陽光刺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樂王茫然的搖頭,仿佛在問這兩樣有區別?“反正妹妹眼圈紅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我們再去看兩頁書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是顧衍唯一能想到哄女兒開心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樂王委屈的癟嘴,嘟囔道:“蹴鞠比讀書有趣多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不甘情不愿的隨顧衍去廂房,攤開書卷后,一會便在書卷空白地方亂畫起來,而顧衍比他好不了多少。書卷蓋著臉,很快夢會莊公。

        客棧外,柳澈整整跪了一個多時辰,又累又渴。正有一口氣撐著,他才能堅持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來以為稍稍做做樣子,心軟的顧姨娘就會讓他進門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客棧里沒任何動靜,他摸不準顧姨娘和顧衍的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輕盈的腳步聲傳來,清麗娟秀的顧明暖緩步從客棧走出,她耳畔那對金石榴耳環反射陽光襯得她奪目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澈喉嚨干澀:“顧表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話語因顧明暖同他擦肩而過而憋了回去。顧明暖完全漠視他,話都懶得同他說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巨大的屈辱擊碎柳澈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無旁人的顧明暖身影沒入人群,顧明暖波光流轉間流露出顯而易見的嘲弄和鄙夷——他一番作態猶如跳梁小丑,絲毫影響不到顧明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臨街茶樓里等著看熱鬧的蕭寶兒接連摔了好幾個茶盞,“沒用!真是沒用柳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無法忽視面顧明暖面對非議時展現出的平靜氣魄……甚至她都無法從顧明暖身上移開目光,“我不比她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前有人擋路,顧明暖看了一眼后,平靜的問:“蕭指揮使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擋路的兩名少年在涼州時見過,蕭陽的近身隨侍,一向不離蕭陽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請顧小姐飲茶!

        “沒空!”顧明暖冷冷的回絕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容相仿的俊秀少年齊齊一愣,這世上只有顧小姐敢明目張膽的拒絕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比我前軍指揮使還忙?”蕭陽慵懶的聲音在顧明暖背后傳來,緩步越過她,“我請客!

        她眉眼如畫,清麗婉約。垂在耳畔的兩屢發絲打著璇平添一抹俏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書房的畫仿佛又該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一時有些氣悶,她缺那口茶喝?

        蕭陽覺得她氣惱的眼神甚為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率先負手往前走,顧明暖仿佛只能跟著他,賭氣的話脫口而出!罢f沒空就沒空!庇志o接著抱怨道:“我這么忙就是你侄媳婦害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蕭陽錯愕回頭同顧明暖目光撞到一起,他晴空般的眸子映出她的后悔尷尬:“我還有事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快步向前,蕭陽手指差點勾住她衣袖,“我幫你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盯著蕭陽猛看,顯得茫然又疑惑蕭陽是不是別人假扮的?

        蕭陽看中親族。更是護短得緊。

        前生蕭越能整合蕭家之力坐穩攝政王王位,背后少不了蕭陽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終哪怕殷茹對他下毒手,他都只是帶部下離開帝都。

        換個人,蕭陽早把害他的人挫骨揚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脫口而出的‘我幫你’顯得極突兀,再面對顧明暖費解的目光,蕭陽心中并不平靜,砰砰亂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怎么了?!

        沖動漸漸冷卻,思緒恢復平穩,蕭陽冷靜的回想一遍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——他竟然不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平靜的說道:“我幫你,不就是柳家那群無賴么?柳澈還想借著沒影的婚約要挾顧衍。想娶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癩蛤!

        蕭陽心頭突生一股陌生的怒火,顧明暖將來的夫婿起碼得出身顯貴,英俊偉岸,德才兼備,手握重權,應該是帝都公認的金龜婿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澈不過是有羌族血統的白丁無賴,品行卑劣,貪戀富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一想到有這個人色瞇瞇的設謀算計顧明暖,蕭陽就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換做同顧家有婚約的謝玨……蕭陽一轉念,謝家各房亂得很。謝玨長得比顧明暖好看,謝玨未必適合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陽光很是刺眼,顧明暖很快回過神來,向蕭陽身邊的隨侍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眼睛睜得大大的。一臉的震驚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才敢肯定自己沒聽錯,可是他們兩人何時熟悉到可以互相幫忙的地步了?

        蕭陽不是該警告她別打蕭家的主意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竟然知道柳澈有心娶她?知道他們差一點定親?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,暗暗咬牙把對殷茹的恨意加在蕭陽身上,“你以為我會需要你幫忙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——”蕭陽一句話沒說完,臉色聚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南陽顧氏嫡裔,而他是蕭家的四老爺。顧明暖眼下的困境追根溯源還是因為殷茹的一張請帖造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英宗最為信任的四家遲早有拔刀相向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有實力掌控自己的命運,顧明暖,唯一讓他記住名字的少女,雖為女流同樣有應對一切困境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一次次用事實證明,沒有他幫忙,她依然可以過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嘲的勾起嘴角,“是我多此一舉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不是!鳖櫭髋睕_沖的說道,“我不是嫌你多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蕭陽神色驀然冷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變得不會說話了?

        莫非真應了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,她總是對上輩子毒害過的蕭陽心軟……明明早早想著撇清關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該怎么說才能緩和尷尬?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抬起眸子,“你還請不請我飲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艷陽高照,春暖花開,徐徐春風吹動似二月剪刀的柳葉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望著傲然而立卻有幾分女孩般柔和嬌俏的顧明暖,最終笑道:“還是信陽毛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嗯,嗯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隨蕭陽進了被包下來的茶樓,明明蕭陽深不可測,氣勢逼人,她在他面前隱隱覺得放松自在,對他的畏懼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坐姿優雅挺拔,沏茶姿勢行云流水,茶杯在他修長骨感的指尖旋轉,透著一股有別女子茶道的韌性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無論何時都無法讓人忽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殷氏不可謂不聰明,對蕭越極好,為蕭家殫精竭慮!笔掙柊颜鍧M香茗的茶杯推到顧明暖面前,低沉的說道:“蕭家男人大多時候都在外征戰,便要求嫁進來的婦人沒男人在也能當機立斷處置突發狀況!

        “難怪她選了靜北侯,肯做靜北侯繼妻!

        蕭家對婦人要求高,自然會給妻子足夠的實力和權利,殷茹拋夫棄女,把對她癡心不悔的顧誠拋在腦后,未嘗沒有希望得到蕭家實權的念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顧誠不肯入仕,給不了殷茹想要的尊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對她說蕭家婦的要求幾個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不得不深想蕭陽的意圖,莫非警告她不許傷害殷茹?

        “聰明是聰明,果決狠辣等手段也足夠,殷氏的眼界還是小了些,心胸狹窄,無容人氣量!

        蕭陽食指中指托著白玉小茶杯底部,嗅了嗅茶香,一絲對自己手藝的滿意一閃而過,“為出一口氣平白得罪南陽顧氏!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蕭指揮使以為顧家同蕭家交情匪淺?”顧明暖皮笑肉不笑,“太荒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蕭陽慢吞吞的飲茶,對面的少女姿容在他眼中清晰起來,連她虛偽的假笑和憤怒斥責都變得很生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顧明暖!彼兄拿,晴空的眸子拓印她的影子,“如果我說蕭家可以和顧家聯手,你相信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蕭家善戰,顧家擅文。蕭謝顧王英宗托孤忠臣唯有蕭家位居中樞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蕭家奪了楚帝江山也需要文臣輔佐,何況南陽顧氏真正效忠的對象并非當今楚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有前生記憶的顧明暖無法確定蕭家能否過得了趙太后那關。

        趙太后……僅憑著幾次不多的接觸,顧明暖就對她畏懼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靜北侯夫人在,我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當事人都不在意,一心為殷氏著想!

        蕭陽的語氣讓顧明暖捏著茶杯的手指泛白,顧誠——真是夠丟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她還是靜北侯夫人就不會放棄對顧家的報復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太了解殷茹輕易忘記恩情只記得仇恨的性子,“她因靜北侯失約只能求助顧——誠二爺,他不計她名聲有損,頂著宗族的壓力迎娶她,她卻從不曾為誠二爺努力做個好妻子。顧家的確規矩繁多,但不單單是對她,每一個嫁入顧氏的新婦都得經歷長輩的教導,她是不是對蕭家說,顧家輕視寒門,無視侮辱她?還是誠二爺夫人就同你侄子私會,她還有臉說顧家不厚道?倘若她一直生不出傳承香火的男孩,蕭家能容忍她幾時?”

        殷茹離開顧誠還有一個理由無子,可殷茹很早就不同顧誠同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蕭陽為顧明暖續滿茶水,道:“她若不是靜北侯夫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震驚的睜大眼睛,蕭陽不似說笑,他語出驚龍,宛若晴空炸雷,“能做穩靜北侯位置得不是只有蕭越一人!

        嘩啦,顧明暖打翻了茶杯,茶水漫出,滴滴答答落在她衣裙上,徒勞的抹桌上的茶水,“對不住!

        顧明暖迷茫的走出茶樓,微風拂面讓她清醒幾分,方才一定是她又聽差了,蕭家秘辛她一點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ps這兩只斗爭才剛剛開始,他們可以碰面喝茶,下棋等等,該掐的時候絕會手軟,兩章分不開了,中午還有一更,求月票,求訂閱,別讓夜成績太爛了,最后祝各位親新年快樂,事事快樂順意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    ...

  http://www.231864.tw/shu/13224/2791396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231864.tw。雅庫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yakuw.com
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